关注我们: rss订阅

温蒂的笑容少了几分客套多了点真挚的问道

发布时间:2018-08-23 09:21 分类: k彩彩民福地官网 阅读:

 
   了,很早就有媒体提出要为他做专访,但是李卡多和法拉商量之后,统统拒绝了。他的第一次专访,一定要高端大气上档次,不能随便交给某个不入流的小媒体。
 
    在对阵弗拉门戈上演帽子戏法之后,兰斯体育报终于向他抛出了橄榄枝。
 
    作为巴西发行量最大的体育刊物,兰斯体育报的专访能量非同小可,法拉也不敢轻视,早早地就让负责媒体方面的团队成员苏姗和李卡多沟通,猜测对方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,而李卡多又应该怎样回答,务必要使这一次专访进行得完美。
 
    如果李卡多在专访中表现得好,报纸刊登之后,他的名声会有一个极大的提升。
 
    两人刚吃完早餐,就听到门铃响起。“应该是苏姗来了。”李卡多自言自语地起身,过去打开房门,一个金发碧眼的美人站在门外,正用随身携带的小梳妆镜补妆。
 
    “嗨,苏姗。”
 
    “你好,李卡多,”苏姗将梳妆镜放入小包中,摇曳着腰肢走进门,淡雅迷人的香水味也一并跟了进来,“你准备好了吗,兰斯体育报的人快到了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,”李卡多自信地说,“你确定这个专访就在这所房子里做?我们不用出去找个地方?”
 
    “就在这里挺好,这里让你感到安全、放松,保持最好的状态。”苏姗在沙发上坐下,背挺得笔直,身形优雅。尽管是快40岁的人了,她的身材却保持得相当好,大量的健身、合适的饮食使得她仍然富有魅力。
 
    为了今天这个正式场合,她穿着剪裁合度的女士西装,勒得胸口处的饱满呼之欲出,让在旁边偷偷打量的瑞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 
    李卡多在她身边坐下,陪她闲聊了几句。不久,门铃再度响起,李卡多沉稳地过去开门,只见一辆有着《兰斯体育报》标识的面包车停在门外,几个人正在忙忙碌碌地搬器材,敲门的是一位金发女郎,看起来只有30岁上下,虽然不是特别漂亮,但气质很知性。
 
    “你好,李卡多,我是温蒂,兰斯体育报的记者,这是我的团队,”金发女郎露出完全符合礼仪标准的微笑,伸出右手,“能让我们进来吗?”
 
    “请进,”李卡多大大方方和她握手,然后让开过道,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 
    “不用,我们自己来就好。”
 
    李卡多坐回沙发上,苏姗则起身和温蒂打招呼。专访组带来的器材并不多,毕竟这不是电视节目,只是报纸的专访,很快就全部搬进屋里。
 
    李卡多招呼温蒂落座后,她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屋里的陈设,又友好地向瑞科挥了挥手。
 
    这才转向李卡多,友好地笑道:“请放松,李卡多,你就当这是一次普通的聊天。”
 
    李卡多耸耸肩,他前世经历过的专访、电视访谈节目等不计其数,现在就算想紧张也紧张不起来。“这就开始了吗?”
 
    温蒂自然看得出来,李卡多确实是处于一个很放松的状态。她不由得感到好奇,16岁,对正常孩子来说应该还是读高中的年纪,可这个孩子已经进入了成年人的世界,在残酷的职业足坛打拼。
 
    如果说在场上的出色表现,还可以用“天纵奇才”来解释,可是这孩子出道以来面对媒体的沉稳大气、轻松自如,就真的难以解释了。
 
    或许,真的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?因为童年坎坷,所以早慧?
 
    这也是她想在专访中提出的问题之一。
 
    温蒂露出迷人的笑容:“只要你想,随时都可以开始。为何不从一段自我介绍开始呢?”
 
    录音笔已经开始工作,摄影师也在寻找角度,准备拍几张生活照。
 
    李卡多用手指支着太阳穴,歪着头想了想,“自我介绍?一般我都是告诉人家,嘿,我叫里卡多,我是罗纳尔多的弟弟。你们也可以叫我李卡多,licardo。之所以把ri变成li,因为我母亲姓李,她是一个中国人。我从小就喜欢踢球,梦想和哥哥罗纳尔多一起上场比赛。”
 
    在李卡多略显沙哑的声音中,专访正式开始。
 
 第101章 我大概是为足球而生的吧
 
    听了李卡多简短的自我介绍,虽然并不觉得李卡多幽默风趣,温蒂还是配合着微笑了一下:“李卡多,你以一种非常突兀的姿态闯入了职业足球圈,闯入了球迷们的视野。在15场比赛中,打进了14球,其中还有7场比赛是替补出场。这样的进球效率,是很令人震惊的。能和我们分享一下你踢球的经历吗?”
 
    “这些应该都写在履历上了吧,”李卡多笑道,“我12岁时到圣保罗试训,然后就留在了这里。由于我身体素质和同龄人比起来要好一点,所以在14岁时就进入了u16梯队,15岁时进入了u18梯队。过完16岁生日后不久,幸运地得到了一线队的召唤。”
 
    “在你踢球的过程中,你的哥哥,世界顶级球星罗纳尔多对你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?”
 
    “他一直是我的榜样,我经常模仿他踢球。他回巴西的时间并不多,但每次他回来,都会抽空陪陪我,教我一些足球技巧。从他身上,我受益匪浅。”
 
    温蒂笑道:“有这样一个哥哥,是很自豪的事,同时也有很大的压力吧,人们总是会拿你和你哥哥做比较。”
 
    “罗纳尔多是一个近乎完美的球员,被拿来和他比较,当然是有压力的。不过对我来说,这些压力同时也是动力,督促我艰苦训练,不断超越自我。”
 
    温蒂自然而然地转换了话题:“听说你在圣保罗青年队时,和一些队友闹得很不愉快?”
 
    李卡多微微一笑:“那些事都过去了。现在我在一线队,只会专注于一线队的训练和比赛。”言下之意,那些曾经和他有矛盾的人,都早已被远远地抛在后面,不值得再进行关注。
 
    温蒂今天并不想搞个大新闻,她要做的就是平平常常地采访,尽可能将李卡多全面地呈现在《兰斯体育报》的读者面前。
 
    所以她没有试图去问太刁钻的问题,对于李卡多有所回避的地方,她也能谅解地接受。
 
    接下来她还有几个敏感的问题要问,但是李卡多不愿回答的话,她也不会强求。《兰斯体育报》可不是什么不入流的小刊物,不需要制造噱头来提升销量。
 
    “你的母亲是一位中国移民,据我们了解,足球在中国似乎并不是一项很流行的运动,那么你的母亲支持你踢职业足球吗?”
 
    “首先纠正你一点,”李卡多竖起食指,“在中国,有许多热爱足球的人,说足球不流行这句话并不准确。尽管中国足球队的实力并不强,在今年的世界杯上,中国0:4惨败给了巴西,小组赛3战全负,但是这不能抹杀中国球迷的热情。另外,我母亲在中国的时候也曾是一位运动员,主攻项目是短跑。虽然没有出什么成绩,别说进入国家队了,连市队都没入选过,但她是一个热爱运动的人。对于我走上足球道路,她虽然担心,却从没反对,一直给我默默的支持。”
 
    温蒂笑了笑,随即收起笑容,表情严肃起来:“说到你的母亲,她的身上存在一些争议,主要是她曾经的职业问题。对这个问题,你了解吗?”
 
    李卡多摇摇头:“一个母亲肯定不会告诉她的孩子自己一些不怎么光彩的过去。我也是从那些三流报刊上了解到的一些信息,其中有些肯定是严重失真的,不过我从来没去向我的母亲求证过。对我来说,她是抚养我长大,给我温柔给我爱的人,这就够了,我不在乎她做过什么。”
 
    微笑再次浮现在温蒂脸上。她跳过了这个话题,继续问下一个:“当你连续为圣保罗攻城拔寨的时候,似乎续约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。能不能告诉我们,当时发生了些什么?”
 
    李卡多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抹黑圣保罗的形象。“当时我们对一些条款有分歧,这很正常,合同谈判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“有好几家俱乐部联系过你的经纪人?”
 
    “是的,但是我告诉他,我现在只想为圣保罗踢球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赛季,圣保罗的成绩不错,已经稳获季后赛的入场券。你和球队有什么目标?”
 
    “我们会尝试去争夺冠军,我们有这个实力。”李卡多平静地说道。
 
    温蒂略有些错愕。她本以为有着一半中国血统的李卡多会更谦虚一点。
 
    随即她继续微笑:“从私人角度而言,我希望你和你的球队能够好运。那么对于未来的职业生涯,你有什么样的规划?”
 
    这个问题,李卡多也在苏姗的指导下预习过。这样的专访,当然不是随口说出心里话的场合,所以他说:“暂时我还没有考虑,我希望能和圣保罗的队友一起,为俱乐部赢得一些荣誉,那个时候我才会考虑之后的职业生涯规划。”
 
    他没有直接说要在圣保罗终老,谁都知道这不可能,每个巴西出产的天才,都向往着欧洲的赛场,那代表着更高的关注度,更高的技战术水平,更高的薪水和广告代言费,代表着一种不一样的足球人生。
 
    
    李卡多耸耸肩。
 
    接下来温蒂又问了许多的问题。包括上轮对阵桑托斯时的黄牌,他和队友的关系,对国家队的看法,他的日常生活等。李卡多都回答得滴水不漏。
 
    “最后,”温蒂的笑容少了几分客套,多了点真挚的问道,“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。”
 
    李卡多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是足球?为什么喜欢足球?”
来源:未知
  • 广西侗乡举行防汛防灾演练 多部门联合救援
  • 暴雨致四川安州部分乡镇农房进水 农田被淹
  • 万亩枸杞成熟“染红”戈壁滩
  • 江西遂川山谷云雾缭绕 似水墨丹青画